•     
  • 设为首页
  • |
  • 加入收藏
  • |
  • 投稿邮箱

主页 > 民生办 > 工作动态 > 正文

【群众话民生】最低生活保障暖民心
  日期:2019-05-22 08:33 浏览量:  来源:区民政局  视力保护色:
 

  我叫杨丽惠,现在在桐城读职业学校。孩童时期,我和同龄的孩子一样,在青青草地奔跑、看鸟儿在树枝上唱歌,爸爸妈妈的关爱让我无忧无虑。直到8岁那年,一次父母吵架,我知道自己不是他们亲生的孩子之后,开始变得自卑、敏感、怯懦,我觉得自己是个被人抛弃的孩子,觉得自己再别人面前抬不起头来,再也不愿意和其他小朋友一起玩耍了。

  我渐渐知道越来越多关于我的身世,2004年,养父在无锡打工时,我的亲生父母将我遗弃在他租住的小屋外,从那时起,我走进了现在的这个家。我的养母患有系统性红斑狼疮,养父不顾家人的反对毅然决定和母亲结婚,做出这个决定的同时就意味着他们的结合不能有孩子,所以,我是这个家唯一的孩子,在这个新家我是是幸福的。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。

  2016年,养母病逝,养父在极度悲痛下染上毒品,从此一发不可收拾,家底儿也都被他掏空去买毒品了。2018年底,养父被公安机关送至戒毒所强制戒毒,年迈的爷爷奶奶成了我的监护人。村里人异样的眼光,小伙伴们陆陆续续离我远去,时常有人在我背后指指点点,家庭的不幸让我一如8岁那年初知自己身世时的惶恐和不安,无助感侵袭而来,不过这次更糟糕,因为最亲的人——我的养父也离开了我。

  辍学,是我当时认为的唯一的选择,我想着家里年迈的爷爷奶奶负担我的吃喝已经很是捉襟见肘了,哪里还有钱供我读书呢?看着身材佝偻、老泪纵横的爷爷奶奶,我无数次下定决心要离开心爱的课堂,想要自己出去找工作养家,可我又在犹豫,真的,我真的不想离开课堂、不想离开亲爱的老师和同学们,每每陷入这种矛盾之中,我无处诉说,只能躲在角落里偷偷地哭。

  有一天放学回家后,我看见我那小小的家里屋里屋外挤满了人,我拨开人群挤进去瞧瞧。原来,从养父被带走的时候,村里的领导就将我们家的情况反映到镇民生办,并递交了农村低保申请的材料,这次区领导及村镇领导一行来我家核实情况了。没过多久,奶奶告诉我,我们家的低保审核通过了,以后每个月都有了固定的保障金,而且我还能申请临时救助资金,解决上学问题。

  于是,我重新回到明亮的课堂,听老师讲课,与同学交流,老师们对我很照顾但也在同学之中替我保守这家庭的秘密,我像每一个正常家庭里的孩子一样,之前脸上的无助和阴霾也褪去了,担心的事情只会是学习成绩。

  我心里很是清楚,是国家实施的民生工程为我的生活兜了底,才让我能继续坐在课堂上学习知识,让爷爷奶奶不再那么辛苦。太多感谢的话语说出来也会被时间消磨,我唯一能做的只有更加努力的学习知识,让自己成为有用的人,今后用自己的所学回报社会,去帮助那些和曾经的我一样陷在生活的泥沼中人们。(杨丽惠口述,宜秀区王泽伟、齐亚菱汇总整理)